home 首頁> 禅语解说> 电光影里斩春风《佛光国师语录拾遗》

禅语解说

电光影里斩春风《佛光国师语录拾遗》

选自《白马入芦花——通过禅语悟人生》(细川景一著 1987.7禅文化研究所出版)

电光影里斩春风《佛光国师语录拾遗》

 夏目漱石曾经跟从鎌仓圆觉寺名僧释宗演(1859~1919)习禅。在他的代表作《吾辈是猫》中,那个哲学家八木独仙常常挂在嘴边上的话就是这句“电光影里斩春风”。
 此话讲的是往昔有个和尚要被人斩杀时潇洒地说:电光影里斩春风……。
 鎌仓圆觉寺的开山佛光国师原名祖元,别号无学,生于南宋末年蒙古民族元朝不断推进征服中国进程的时代。十多岁时师从径山无准和尚,通过多年钻研,终于禅定入熟,继承了无准和尚衣钵。对禅师的禅定功夫之深自古以来评价甚高。有段逸事传说:一次禅师进入禅定三天三夜,静若木佛,纹丝不动。弟子们见此情形以为禅师已经圆寂,待走近看才发现禅师尚在微微呼吸,这才放下心来。禅师后来到了台州真如寺,闻知南下元兵蹂躏国土,残暴百姓,所到之处一片狼藉,便又避难到了温州能仁寺。但元军急攻直捣长江,很快便攻占了温州,并蜂拥而入能仁寺。一山一宁等众僧纷纷逃离,只有无学祖元禅师端坐禅堂,进入禅定三昧,泰然若定,纹丝不动。群拥而至的元军中有一人挥出大刀架到了禅师的脖子上厉声大喝:“和尚,给我站起来!”禅师这才出得禅定,从容不迫打一圆相,坦然诵偈:
 乾坤无地卓孤筇,
 喜得人空法亦空;
 珍重大元三尺剑,
 电光影里斩春风!
 施暴者深为禅师的举止和气势所震撼,收回举起的大刀,灰溜溜地撤去了。
 “孤筇”是生长在中国四川省的一种竹子,竹节比普通竹子长,内部也不是空的,而是像树木一样实心。由于常被用来做杖,所以用来表示“杖”和“锡杖”的意思。
 此偈的意思是,天地虽大,没有我出家人立锥之地,全成了你们元朝的天下了,我已无处可去。所幸的是我已经悟得一切皆空的道理,达到了无任何执着、无一物的心境。你要用刀杀了我,实际上这刀也是空、我也是空,以空斩空,犹如闪电在电光影里斩春风,没有着力的劲道。死也好,生也好,请君随意砍下我这老和尚的脑袋好了!
 这和那些黑社会的人“要杀要剐,随你便!”那种逞强的大喊大叫自是不同。
 一切皆空,即包括自己在内,目中所及所有物体皆非实际存在,只不过是处在各种各样的相互作用关系当中,这就是所谓的缘。不过是临时聚集在一起,缘尽各分散。对这种现象,不是作为理论上去理解,而是亲身实地经历体验了的一位禅僧所达到极致的生死观,就是“电光影里斩春风”这句话。
 不管我们喜欢还是讨厌,“死”终究会来临的。就像常说的那样,“所谓武士道,就是对死习以为常”,面对“死”的现实能奋力抗争的生存之道,岂不是最真挚的生存之道吗?
 俳圣松尾芭蕉卧在弥留之际,门人弟子索其辞世绝句。传说芭蕉回答:“昨日之句便为今日辞世之作,今日之句亦为明日辞世之作。我一生所作之句,无不可为辞世之作也。”
 我们也许会在明天,不!也可能会在今天突然死去。所以,我们必须珍惜现在这个时刻。
 不过,想到无学祖元禅师在祖国宋朝灭亡以后即东渡日本,倾注心血薰陶了当时的镰仓执政北条时宗,并指导他先后两次击溃元军,我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